美国、欧洲、日本的央行地位到底有多高?

银行理财       2018-07-18 16:25      来源:小编整理

美国: “只有美联储一家在孤军奋战”

“在华盛顿,只有美联储一家在孤军奋战”,这是来自前美联储主席伯南克的呼喊。在美国,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最近一-次要求对方做的更多”的争议发生在金融危机之后。

美联储在金融危机时刻充当完‘最后贷款人”后,危机后恢复增长的重担又落在其肩上。在将联邦基金利率降到低到不能再低的水平后,联储开始了旨在降低长期利率的QE行动。

眼见美国的经济增长始终徘徊在潜在增长线之下,市场- -直在期望美联储的QE要买的更多,继续扩张资产负债表。- -场美联储做的过多,人们过于依赖货币政策的讨论应运而生。

金融危机时的美联储主席伯南克随后在自传《行动的勇气》中写道,我认为华盛顿的其他决策者应该在促进美国经济增长方面承担更多的责任。扩大修路等方面的联邦基础设施项目支出有助于提升美国经济的生产率,并且能够立即创造就业岗位,让人们重返工作。但除了沃什强调这些方面之外,没有任何人预计财政领域或其他领域会出现任何改观。事实上,在华盛顿,只有美联储一家在孤军奋战,虽然我们的工具不尽完美,但我们必须做点什么。

伯南克直言,对于美联储而言,要公开讨论财政方面的逆风,是一个特别大的挑战,因为政府支出和税收等财政问题超出了美联储的管辖范围。但此时,财政政策却阻碍了经济复苏和创造就业,直接削弱了我们保障充分就业的能力。我与美联储理事会的幕僚们多次讨论之后,决定公开提出建议。我强调说,仅仅依靠美联储一己之力,是不足以充分提高就业率的,在当前这种短期利率接近于零的情况下,更是如此。美国经济需要国会伸出援手,国会即便不能增加公共支出,至少也要在再就业培训方面增加支出。”

现任达拉斯联储主席卡普兰则认为美国增长未达到潜在增长率主要有老龄化、生产力水平过低,以及基础设施老化等几个结构性问题,而这些都无法依靠货币政策解决:老龄化靠的是移民相关政策改革,解决生产力低下需要加大对再教育,尤其是职业培训的投资,才能让工人们适应技术变革带来的发展;而基础设施的老化则需要增加基建投入。

当时的讨论还在奥巴马任内,平衡财政预算和政府开支关系上相持不下几乎是他后半程执政始终贯穿的剧本,美国债务上限虽然在2013年、2014年、 2015年和2017年被调升 了四次,但这四次债务上限提升的金额都与债务发行暂停期新发行的国债额度相等,实际上并未赋予财政部额外的借债额度。

到了当下的特朗普,虽然终于实现了减税方案,政府发债高企。但在基础设施方面,特朗普虽按照竞选时的承诺发布了规模达1.5万亿美元的基建计划,旨在升级美国的道路、机场和其他公共工程,但该计划至今还没有正式被列上国会的议事日程。白宫与国会间的财政上限与开支之争也一直在继续。

欧洲: 绝对的“扛把子”


欧洲央行是危机后欧洲经济复苏的‘扛把子”。继将基准利率同样降到近乎为零后,也步美联储后尘,加入到QE大军,43个月里购买了24万亿欧元债。

之所以说欧洲央行在危机应对和之后的复苏过程中是绝对主力,是因为欧元区实行着一套财政纪律,即赤字不得超过GDP的3%,债务水平不得超过GDP的60%。而随着希腊弓|发的欧责危机的爆发,为救助主要买单的德国开出的条件就是要财政紧缩,削减不必要的开支,严格遵守3%和60%的纪律,否则就无法拿到救命'贷款。

在德国这套理念下,希腊、葡萄牙、西班牙、意大利、爱尔兰等国债承压的国家,都纷纷采取了财政紧缩措施。这也被认为是欧洲经济复苏落后于美国的原因之一, 在危机正盛之时,德国主导的这套财政紧缩方案在国际上广受诟病,紧缩挤压了增长的空间。

在整个危机应对期间,欧洲央行的态度是有所变化的:从刚开始认同财政紧缩可以增加市场对危机国家的信心,到实行QE后,呼吁经济复苏需要财政扩张政策的配合。

在2014年的央行年会上,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表示,首先欧洲央行将采取更多措施以遏制通胀的下滑。其次欧洲央行没法仅通过自己的努力就改变这一现状,需要各国的财政政策配合,被视为从紧缩派转变到扩张派的转折点。

欧洲央行在一个问题上则从始至终地都在要求各成员国政府一结构性改革。 央行认为,只有各国就各自积重的劳动力市场、养老金、银行系统进行改革,才能从根本,上解决欧洲生产率低,继而增长乏力的问题。但由于欧洲福利国家模式已经深入到每个选民的骨子里,政府推动改革困难重重,进一步退两步,结构性改革至今仍在进行。

日本: 内斗也不弱

各国央行的制度基础各不相同,相比于美联储、欧洲央行的独立,日本央行在人事任命、财务权等方面都受到财务省的严重影响。

因此,日本的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往往也呈现更大的协调性。在安倍经济学的框架里,宽松的货币政策和宽松的财政政策是作为三支箭中的两支并行运行。安倍在提出经济学之际的2013年,就在负债水平已超过GDP200%的基础上,通过了总数2267 6亿美元的政府投资。

日本央行甚至是在1996年才依据《日本银行法》拥有了独立身份,此前几乎是从属于大藏省(作者注: 2001年1月6日,中央省厅重新编制,大藏省改制为现在的财务省和金融厅),大藏省具有发布指示、解聘官员、许可或批准日本央行几乎所有的活动等权力。

即使这样,仍然会出现财政部和央行为了保证己方的地盘,互相推诿的情况。这在上个世纪90年代,日本因贸易问题承压,与美国、德国等国签署《广场协议》的谈判中显现的淋漓尽致。根据那时的描述,日本大藏省大臣竹下登力图通过规避国际协调来维护他的地盘:财政政策的自主权。由此他将大家的注意力导向货币政策,特别是协调性的降息举措,上,从而缓解他利用财政工具刺激经济的压力。

本文由牛巴金融资讯的小编整理发布,欢迎大家收藏,常来看看!

【免责声明】:我们发布的信息、文章等均来源于网络,所阐述观点、立场与我们无关,不构成我们对您的任何建议。您应对该等信息、文章作出独立审慎判断,需自担据此产生的风险。如您是文章作者或者发现文章涉嫌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尽快处理。
  • 金融曝光
  • p2p网贷
  • 投资理财
  • 股票分析
  • 基金行业
  • 银行理财
  • 外汇动态
  • 期货资讯